欻安子

我理解 我理解

 
  我很喜欢去姥姥家,是因为那里是平房,有许多以前的东西,我不喜欢去姥姥家吃饭,是因为那里的人,有许多以前的“东西”,妈妈,您完全弄反了。
 
  姥姥,有三闺女一小儿子。这里只有二闺女生了男孩,我妈妈老三。
  姥姥家,有学习好的大姐,现在成了大家频繁的讨论对象,学习好,工作在大城市,正好有对象......
还有性别男,剩下都不重要的二哥,光是个性别,足以让他归来有足够的眼光,他很努力,也很和善;还有年少就多病,但是是姥姥孙女儿的小妹,小时候,姥姥就把后院的房子留给了她的小儿子,所以小妹打小就同姥姥住;而我,恰恰是这尴尬的,毫无优势的,一点也不亲近的,学习不好,没有礼貌,外孙女。
  但姥姥一直对我很好。
  我们姥姥家,共十四口人,微信群,除了没有智能手机的姥姥姥爷,有十三口人,没有我。当然,那是因为我那天在微信群,骂了一位人,我说他是小人,别让他装了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  从那次后,一切都还是那样,在姥姥家,我经常被比较,被说像xxx,被说娇生惯养,被说像小姐,说学习,说胖瘦,但也只是被说这些,当我来的时候和我寒暄一下。要是在我青春期的时候,我会甩脸走人,现在想想,这样并不是没礼貌,而是丢了我爸妈的脸,所以现在我会对着他们,说句“哦、嗯嗯、对”让他们停止,然后尴尬,我真觉得没必要弄这么假,因为知道都看不惯我,我也只能礼貌的回答个嗯。
  现在打招呼是不可能发生的了,
  大姨总说,“看韩瑄,真像你大姐。”我知道大姨总是很想念她的女儿,因为大姐很优秀,在大城市,一年都不能回几次家,所以理解,但今天,有一位不知是什么关系的亲戚,也说了相同的话,我并没有理会,因为我理解,她只是在假装,假装热情。
  在姥姥家,给相片加滤镜,二哥瞄到了,凑过来看,我没躲,因为这没什么不能看的,“这是你吗?.......不像你。”突然说到。其实二哥是单纯的说一下,我和照片里的人不像,他很善良,所以我理解。
  饭桌上,舅妈说“哎呀,高中了吧....不对,孩子的高三了呀,肯定累啊”“不累,累啥啊,天天回家玩手机。”我想然对话终止,即使会很尴尬。然后舅妈自然的接到小妹的身上,让小妹学习,好好学习大姐。小妹确实不爱学习,舅妈的目的就是劝她学习,所以我理解。
  吃完饭后,一般女性都聚到小屋,唠家长里短,我没有,我留在大屋,听男性喝酒唠嗑,然后觉得没意思,就走出去,拍照,就是今天发的这些。心里在做总结:今天在姥姥家,我帮忙捡碗,笑着面对他们的问题,并以“嗯,对,没”的语言回应了。
  不一会儿,小妹出来找我说,他们在屋里都在说大姐和他对象的事,没什么意思,所以她出来了,对啊,你要知道,这是他们唯一可以说的事情了,更何况,大姐找的是大城市的人。我理解。
  过一会,妈妈说“你回家吧,你二姨送你回家。”
  “我可没说我要回去啊。”
  “那你也回去吧”  
妈妈,您一定是不想让我太难受,所以让我离开,我理解,我理解。
  现在在家,我在家,我在家写这段文字了。

妈妈,请您不要再拿“您”的家人来绑架我,“为什么对我家人这样”您曾这样对我说。我不喜欢就还真是不喜欢,今天会更加不喜欢,每次去都会更加不喜欢。  这已经是我对那个家最大的善意了,请不要在说我什么了,谢谢你们,祝你们“家和,幸福”

人心

    今天,因为当众大声的调侃了朋友的衣着,就闹僵了,跟她道歉,她叉开了话题,而我希望能理清楚,让她原谅我,为什么不能直面真的自己呢?

摘纪录:

不满足于消极的洁身自好,而是对国家、民族有高度的责任感。有时退而“独善其身”是不得已的,内心的抱负都在“兼济天下”。这种精神包含了中国读书人最看重的“骨气”和“担待”两个方面。
——《资中筠自选集》


感谢推荐